• 送你一张明信片

    日期:2006-06-12 | 分类:

    收到好友Lynn从阿姆斯特丹寄来的明信片,印着一幅夏卡尔(Marc Chagall)的画,The Bride and Grooom of the Eiffel Tower(左图)。背面则是她熟悉的字迹,写着:Wish you a happy marriage forever.

    http://static.flickr.com/69/165710794_8cd9595f0c_m.jpg突然耳边就响起了江美琪的那首歌,《我爱夏卡尔》——
    仰望星空让我想起chagall
    恋爱的人总是浮在城市半空中
    视若无睹的忘情忘我紧紧眷恋着
    连公鸡都在温柔歌颂
    ……

    出生于1887年7月7日的夏卡尔有着“超现实主义画家”的称号,自小在波兰边界的俄国小镇维台普司克的犹太贫民区里长大。那里贫穷却充满乐趣的乡居生活给少年夏卡尔留下了深刻印象,并激荡出丰富的想象力,成为他日后创作中重要的元素。

    夏卡尔习惯于以幽默并充满幻想的笔触作画,这使他的作品总是充满了诗与梦境的气氛,有一股迷离、幻梦、童真的美。比如在城市上空飞翔的恋人,新婚的两人和艾菲尔铁塔等等,有着如童话世界一般的梦幻之美。也因此,我也如同这歌里所唱的那样,我爱这个总给人以美好遐想的画家夏卡尔。而这一个心底的小小喜好,竟被Lynn巧合地对上。

    和Lynn的友谊始于高中,一起吃饭,一起做题,一起抄歌本,一起逛街,在彼此的生日和属于学生狂欢的圣诞节里互相赠送礼物和卡片。那些随着日子飘散的时光渐行渐远,但我永远都记得高三时的那个下午,我们一起坐在操场边的台阶上,看着政治课本,在背面写下林志炫的新歌歌词,《蒙娜丽莎的眼泪》。那个时候,也许我们的心底都在暗暗期待着,未来的我们会是谁的蒙娜丽莎。

    大学时我留在宁波,她去了杭州。生日礼物和年节时的明信片依旧是沉甸甸地令人心动。恋爱了,分手了,我们在明信片的背面用最短的字句写着最真挚的情感。

    大学毕业后,我离开宁波来到北京,Lynn则去了英国留学。邮件,以及某个深夜里不起而至的越洋电话令两个女孩似乎重又回到那逼仄而纯真的时光。而明信片依旧是不曾间断过,刚离开宁波不久,老爸老妈给我打电话时提到了她因为不知道我在北京的地址而把卡片寄到了家里。

    一年以后,Lynn和回国,第一站就直奔北京,我们在北京深冬的寒冷夜里,在北锣鼓巷的胡同里相互拥抱,在分别多年以后两人在第三个地方重又见面,而距离却从未缩短。我至今似乎仍然能够感受得到当时的我几欲落泪的激动。

    再后来,Lynn去了上海,又回了宁波。今年十月即将结婚。那个曾经在异国他乡给她以勇气、力量和爱情的男生,愿意把她当作自己生命里的那位蒙娜丽莎,来永远呵护和珍惜。

    十年来,我们各自手里存下的明信片多得不计其数,每一张明信片都正面的画和背面的话,都是当时当刻心底里最真切的思想和惦念。尽管我们的年龄并不算大,但能维持一段长达十年的友谊也并不容易,更不容易的是,这十年里,我们彼此的联络方式从未改变。不管是在哪里工作、学习,只要我们出门远行,或者有大事发生,带着熟悉笔迹的明信片总会出现在对方眼前。

    上个周末的北京天高气爽,白云朵朵,天气好得令人难以置信。我带着相机拍下了许多碧蓝的天空,葱绿的树叶,如棉花糖般的浮云,以及高耸的钟楼,作为【时光纪】送给你的小小礼物。不知道你会喜欢哪一张呢?

    如果有时间,请记得给你的朋友寄一张明信片,告诉他们你的惦念和祝愿。

    http://static.flickr.com/67/165702043_85859b6a61.jpg

    http://static.flickr.com/44/165702042_e004380655.jpg